家乐氏麦片不加糖

233333

橘南:

孤独又灿烂的机场泥石流

"当潘粤明遇上雷佳音"
奶丧组合热情出道!!!用鬼怪打开~

大衣双关走秀+泥石流鬼怪组合!
我真的是真爱粉~捂脸
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5482477

取名字好麻烦_:

自截LIZ First C精华广告,只能说这颜值真的逆天!!!太帅了好嘛,爱死了❤️

我和我的韩国boss 1【甜向 日常向】

因为现在出差跟剧组,so⋯逆番外还在写!逆不会弃坑!)
但是无聊的我发现有个小哥和大叔的互动非常有趣,于是脑洞大开作文一篇。
人设是一个呆萌攻x傲娇受的故事。拿他们的日常写文真的很有趣23333!!因为那个叫查理的韩国阿加西真的太蠢了!!
因为手机写文字数真的无法克制2333


收到这种,大夏天要来魔都郊区干四个月的活的消息的我,内心是极其崩溃的。
就是因为太崩了,导致我说话都语障了。
作为器材公司的颜值担当,在领导布置活儿给我的时候,本想奔去电影剧组的我还是默默听了他的话,来到了这个主创全是韩国人的玛丽苏偶像剧剧组里,做好一个跟机员应该做的事:问候好公司里的所有器材,那都是我的命根子啊!
科科。你妹!
还记得当时是一个美妙的午后,那肚子肥的都要爆炸的小领导坐在那小四格间里,嘬了口他街边20元兜来的一包软中华,慢悠悠地说:“小白,这可是个大单子,做完回来你就能升职加薪,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啊!”
见我没说话,他又“语重心长”地安慰我:“你看,你长得这么帅,多有偶像剧男五号的天分啊!这剧合适你,快去吧!”
呸,当我没看过这种剧?男五号明明是那种少爷身边的小秘书吧!!
另外,这种少女剧与我高冷的气质一点也不符好吗!
然而我那天智商一定下线了,就脱口而出了一个字:“好。”
后来我才知道,在职场专业素养里,说“好”就是基本等于“干你娘。”

跟着器材车从帝都浩浩汤汤地出发,来到魔都已经是第二天晚上,匆匆忙忙清点完器材就睡了。
魔都雨季也是漫长,来这几天一直是小雨沥沥。我心情也很一般,毕竟作为一个花季少男,艳阳天才是我的最爱。
本看以为看器材就是摸鱼的活儿,每天清点清点数量,向制片方报备器材损耗⋯其实还要发挥大学没上过几节课的专业所学,教这些人用一些新器材,研究新器材。
讲真,这些活儿真的都还好,但是很快我就步入了拿一份薪水做两份活儿的苦命日子了。
被强行拉入缺人的机械组里当!小!弟!
机械组小弟的日常是什么?铺轨道,搬轨道,拿苹果箱云云⋯⋯推轨道这活儿轮不到小弟扛,小弟只要把砖搬,也就算完成一个合格的小弟的使命了。
机械组四个人,两个韩国人,两个中国人,本以为中韩势力在本组可以进行一趟强势抗争,结果那中国哥们一本正经地告诉我:“不好意思,我是翻译。”
卧槽,也就是说,我是组里唯一的异类,因为我不会说棒子语。
我说国文我骄傲,我说国文我自豪!
脑海里完全能想到未来我与这群国际友人的对话——
我:hello,my name is霍白!
国际友人:oh,hello,who Tm 是霍白?
事实证明我还是适合当一个导演的料,不然怎么能天生自带这么大的脑洞呢!
因为与国际友人的见面,在这个中国翻译国儿的带领下,正在和平友好的进行着——
“你好,我是霍白。”
“你好,叫我查理就好。”一个染着黄色卷发的韩国大叔笑着看向我,大叔的肿眼泡是如此的⋯⋯嗯,像个馒头。
查理是我们机械组的组长,据说在韩国非常厉害。那些可以秒杀中国一众家庭妇女的韩剧里,这些骗人的镜头后一定有这位幕后黑手。
然而,为什么总感觉这位嘴角扬着蜜汁微笑的大叔,那么不靠谱呢?

我的预感总是那么准。
第一天试拍,查理就体现了他做事雷厉风行的性格,和韩国摄像大叔配合起来效率很高,当然能看出来专业素养也很强,推轨就像弹钢琴一样,节奏很好看。
查理是个很有礼貌的人,工作时候超级严肃,但是第一天收工时候他却意外地用韩语对我说:“亲古哈查思密达。”
我一脸懵逼:“思密达思密达。”
翻译国儿告诉我,这个词是“辛苦了”的意思。
噢,我也弯腰行了个礼,“你也辛苦啦!”
查理估计被我这逗逼样戳笑点了,白白的皮肤映衬下,岁月攒下的笑纹就这样聚在了一起。哎,真像天津特产狗不理包子!

晚上,查理把我拉到一个微信群里,似乎要追加一些器材。
哎,你看韩国人来大陆捞点钱也是不容易,连微信都用的那么溜了。
工作上事情聊着聊着,同组的其他韩国小哥、查理都加了我。
然鹅,没有翻译的对话,就像一盘散沙,都不用风吹,他就散了。
很明显,微信的翻译功能一定是为了讨女孩子欢心才发明的,动不动就是那些“你还点开翻译就说明你喜欢我”一类的朋友圈毒瘤。正儿八经给人说事情的时候,他是这样的:
我:你好,器材可以明天到达,我会到你们的酒店查看下。
查理:一堆韩语⋯(微信翻译是:住处知道路上,酒店2分不见相遇)
我内心:草泥马!
其实查理说的应该是:你知道我们住在哪里嘛?下午两点我们能在酒店碰头嘛?
⋯⋯
后来为了和这群思密达聊天,我发现只要我们只打出短句,微信翻译还是有一定准确度的。
于是,还没有开机前的日常,就多了一个韩国人唠家常:
我:理理,吃过没?
查理:吃了。
我:叫外卖?
查理:盒饭。
我:不好吃。
查理:好吃。
对了!剧组韩餐和中餐是分开的两种,看看这阶级待遇!还是资本主义好!
这种聊天模式甚至延续到正儿八经器材对接的时候,翻译上厕所开大去了,我和查理只能手拿两只手机,面对面互发微信对话:
我:没问题?
查理:嗯
我:再追加找我
查理:你多大?
我:93
查理:太小
我:你多大?
查理:你猜?(微笑脸)
我:⋯⋯

开机宴那天,完全就是灌酒模式,一群人疯狂进酒喝酒,韩国人直接都是拿冰桶喝啤酒⋯然而我肠胃不好,酒精过敏,喝完估计可以直接送去医院了,哦不,送到西天了。
查理知道我肠胃不好不能喝酒这件事之后,一直不让我喝酒,给我灌了雪碧。
隔壁桌灯光组来敬酒,一灯光组小哥指着我的雪碧说:“为啥不喝酒?”说着又递上了一瓶啤酒。
查理淡淡撇了他一眼:“他,不能喝。”
这人,也不给人解释一下原因,人还以为我耍大牌啊亲!
类似这样的对话还有很多,来要灌我酒的韩国人甚至是中国人基本都给查理以“身体不适”为由挡走了。
啊,查理先生!此刻你身高一米八!!

吐槽

反感一切说教式交流

逆 停更

因为工作最近开始忙起来,实在没办法,逆需要停更。

大概1个月内应该不会有更新。

有空的时候一定码字。

感谢。

《逆》07 粤澍/古风/OOC

前六章传送门:

01  02   03   04   05   06

本文纯粤澍 月树,算是初心cp啦~写文续命

入坑要谨慎


07

    这几天,白澍早起洗漱后第一件事,就是去彭楚粤房内打扫卫生。打扫完卫生后,就是早上自修的时间,二人一同去后山湖心亭打坐、演练。

    彭楚粤这人,平日疯疯癫癫,一旦委托甚至交待他去办事儿的时候,就两个字,靠谱。

 

    白澍一旦久战,气息极易不稳。这是彭楚粤在早课第一天就发现的问题。且白澍内力不定,剑法本是轻灵的承影,很容易反噬主人的内力,无法发挥剩下那几分灵性,一不小心就会剑走偏锋,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为此,彭楚粤专门配了几帖药,让白澍早晚服用,为了定真气,驱寒气。但是,白澍需按这方子服用至少三年,方可增强四成内力的底子,是一个需要长时间调理的过程。

    彭楚粤怕白澍失了耐性,也没把这药效起效的时间告诉白澍。

    毕竟良药苦口,每天让白澍服下这些药都是件难事儿,都是“连哄带骗”,就差自己亲自拿嘴喂这个祖宗吃药了。

    哦,当然,如果可以的话,自己是很乐意亲嘴喂这祖宗吃药的。

 

    除了调理一事外,彭楚粤还带领白澍仔细分析了肖战可能会使用的招式和暗招,见招拆招,对他明显的弱项进行了一些有针对性的指导。

    因为同有药术的底子,彭楚粤比白澍更了解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是细心的彭楚粤总会发现,白澍一旦落脚在湖心亭靠水的地方时,他握剑的手就会会不经意地松懈,甚至连带呼吸也不稳。

    彭楚粤望了望远处练习的那抹白色身影,眯了眯眼睛。

 

    离比武大会还有两天,今天偏偏天公不作美,下起了绵绵细雨。

    “喂,白树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彭楚粤今天起迟了三个钟头,晃悠晃悠到湖心亭,这个时辰再过一会儿估计就能开饭了。

    白澍不想理他,自己辛辛苦苦如约给他拾掇屋子,他在那还偷懒。遂继续安神打坐,吐气,呼气…

    不一会儿,没再听见彭楚粤声音,白澍偷摸把眼睛睁开一道缝儿,想看看那人到底在干嘛。

    结果,前方亭柱那,也没看见这林公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猛一回头,却发现那人竟悄无声息地来到自己的身后,坐下。

    这内力!白澍还在心里感叹着,却发现对方一直皱眉盯着自己看。

    而那眼神中,蕴含了太多看不懂的东西。

 

    “我问你一件事,你要老实告我。你是不是不识水性。甚至是,怕水。”彭楚粤冷不丁地冒出来这句话,白澍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有点愣在那了。

    待回神时,发现自己已经被那人带至湖畔,再往前走一步,就是这冰冷冷的湖面。

    细雨飘落在他白衫之上,白澍望着被雨打湿的衣袖,努力平复这不安的情绪:“怎么会呢,树离了水,又怎么能存活呢?”

    “哦?是么?”彭楚粤仰起头,一个借力,拧身,破下湖面那薄冰后,随即对白澍后背轻击一掌,白澍猝不及防,就这样倒向了这破了冰的湖水里。

    深秋的湖水,更何况这山间,温度更是刺骨的冷。

    白澍仿佛忘记了呼吸,他只得用本能用手去拽住彭楚粤那身长袍的一角。

    若白澍当时能够抬起头,就能看见一个慌乱而又无助的彭楚粤。

     对,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,不知所措。

 

    而此刻,在距离湖对岸不远处的高台上,教内圣手肖战自顾自地品着茶,冷眼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切。

 

    彭楚粤向淇哥请了假,把白澍带到他的屋内养病。

    毕竟深秋水寒,再好的身体哪能经得起折腾,何况体质寒凉的白澍,当天下午就发起了高烧。

    彭楚粤默不作声地为白澍熬夜,喂药。谁料昏昏沉沉的状态下白澍竟然也能感受到药物的苦,基本上喝一口就都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彭楚粤无奈,只得在汤药里加了三块冰糖,再切了雪梨炖煮,让药的口感没那么苦。

 

    白澍高烧了一夜,昏迷到第二天下午才醒来。

    醒来时,只见坐在床头的彭楚粤一脸担忧地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刚醒来的白澍一言不发,散乱的黑发落下来半遮着眼睛,不知道是不是房间内光线的原因,彭楚粤竟然觉得白澍的肌肤像是透明的。莫名的,心狠狠揪了一下。

    白澍叹了口气,声音里还带着那发烧后的鼻音,慢悠悠向彭楚粤解释道:“对,我确实不该瞒着你。我儿时曾经……”

    彭楚粤打断了他:“你别说了,都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说完,室内又陷入了让人窒息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白澍打算起身离开,彭楚粤还是愧疚到不行。拿出昨晚自己悉心准备的,还裹上糖衣的退烧药丸,让白澍带走。

    白澍也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,临走前不由地放柔了自己的声音,心里想着别让彭楚粤再这么内疚;“我现在好多啦,你也是一晚没睡了吧,”说完带着笑意,用手指了指彭楚粤无神的眼睛:“这眼睛里还红红的,没睡觉吧,赶紧休息吧,明天早点来看我啊,看我胜一场!”

    彭楚粤听完也笑了起来,再往白澍兜里塞了几包药粉:“这些也拿着吧。”

    白澍不解地看着他,彭楚粤凑到他耳边,压低声音说道:“这几天没事儿也看了肖战之前问诊的记录,他擅长用草制药。如果他使诈,我从药铺子里偷来了点萤粉能克他,记得用上。”

    白澍把几乎快“黏”到他身上的彭楚粤推开;“哎,知道啦。”说完回身向彭楚粤作了个揖:“林兄,白某就此告辞!”

    彭楚粤又想起白澍那红彤彤的耳朵,也暗自在心里笑出了声。

 

    比武大会就在这天开始了。

    用早膳时,肖战并未前来,反而陈泽希夏之光一直给白澍打气,夏之光用那软蠕蠕的声音吼道:“树哥你赢了要给我买牛奶喝哦~!”

    估计用气太猛,还呛着了,弄得陈泽希只得放下碗筷帮夏之光顺气,这顿早饭也没能吃好。

    白澍吃完饭,就赶往了湖心亭,一个时辰后,就是他和肖战较量的时间了。从肖战之前的种种表现看,这位肖圣手,定是不满意第一次的较量结果的。

 

    刚至湖心亭,就看到高台上一袭亮蓝袍子的彭楚粤。不是自己特意去看这人到底在哪,一定是这人的蓝色袍子太骚了,白澍在心里暗自做文章,对,自己才没看那个讨人厌的林月在哪呢!

    不知道是觉察到白澍的目光,还是看见那标志性的白袍,彭楚粤站起身,兴冲冲地进入了“不靠谱”模式,手舞足蹈给白澍摇旗呐喊。

    白澍看着那人夸张的样子,无奈地扶额转过身,非常不想看见智商完全下线的彭楚粤。

 

    不远处,一袭黑袍的肖战就利落踏着薄冰,用轻功轻松地到达对决地,湖心亭。

    湖心亭下,一黑一白,映在这苍白的湖面上,是如此的显眼。

 

    淇哥哨声一响,对决就这样开始了。

    肖战先发制人,起势运掌。本是擅长快速进攻的肖战,掌风凌厉,冷风冽冽刮过白澍的肌肤。

    白澍因为高烧未退,脸色还是些许苍白。但是却依旧稳稳地握着承影,脊背挺得很直。

    肖战攻势很凶,白澍应变迅速,翻身蹬在湖心亭的亭柱上,承影的光剑一闪而过,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剑花。若是细看,肖战的脸上有一道小小的血痕。空气中,开始弥漫起丝丝点点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双方实力相当,白澍一招一式,直击肖战腹部,因为据说肖战曾被陈泽希暗器伤过腹部,白澍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想他白澍一介权臣之子,岂能败给这等无名小卒?

    而肖战实战经验非常多,稳扎稳打,每一掌都冲着白澍身上的麻痹穴位来,这也是肖战最擅长的地方,他比别人,更了解身体构造的妙处与神奇。

 

    半个时辰不经意间过去了,还是没能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在高台上观战的淇哥眯起了眼睛,开始慵懒地抽起了烟。

    站在淇哥身旁的彭楚粤急的手心直冒汗。白澍还是被自己拖累了体力,不然刚刚那一下起剑剑锋凌厉,定能克制这寸铁未带的肖战。

    然而,时间拖得越久,对于还在生病的白澍越发不利。

 

    白澍借力湖心亭内的长凳,起跳,再次向肖战身后跃去,他知道,若这一击肖战再不中,自己可能真的没有多余的体力再把承影的灵性发挥下去了。

    肖战迎着承影的刀光至上,错开,收指,用力。承影竟然就这样硬生生被他两指夹击在指缝间。反势向前,肖战将白澍逼到了湖心亭外界。

    这时,若白澍再向后退一步,就要面临彭楚粤当时破了冰的那块区域。

 

    “啊!”彭楚粤不由地惊呼出了声,刚想发挥自己的“狮吼功”,却被淇哥狠狠地瞪了一眼,接着又命令他;“坐下!”

    彭楚粤只得听命,却还是放不下白澍,他知道,依白澍目前的境地,太危险了。


    再将画面定格在这湖心亭上。

    一黑一白就这样胶着地对抗着。肖战本是一脸煞气,紧抿着薄唇。突然,他的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易觉察地微笑,也被白澍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 白澍刚想暗暗思考肖战这突然一笑的含义时,却发现对方故意松开了紧握承影的两指,突然卸力。而一直加持承影内力的白澍没能稳住重心,不受控制地向后倒下,栽进了那湖里。

 

    又一次掉进湖里的白澍,已然忘记了怎么游向湖心亭的石阶。他感觉,自己的呼吸都要这样停止了,大脑已经不受控制地回忆起自己当年被人绑架的幻觉…

    至于湖心亭上,那高台上,发生什么,白澍昏迷前的那一瞬想着,这一切,都不重要了吧。

 

    彭楚粤不待淇哥发话,发起轻功匆忙赶到湖心亭畔,下水救起了已然昏迷的白澍。

    先小心地将白澍胸腔内的水,挤出。又交待了陈泽希和夏之光先将白澍带去温水池内浸泡暖身,这些安顿好之后,他会再前往白澍住处,看恢复情况开出药方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他觉得,更重要的事情就是,自己需要狠狠地发泄下胸口这把浇不灭的怒火了。

 

    看着黑袍子的男人准备随着陈泽希和夏之光离开,彭楚粤低声断喝:“站住!”

    随即一把拉住肖战,手劲大到让肖战不由闷哼一声,彭楚粤再次发问:“同门师兄弟都能下此等狠手?”

    肖战内臂上传来钻心的刺痛,却还是不服气地看着彭楚粤;“呵,下狠手?你能把他推下去,我就不能?他怕水吧……”

   “你!”彭楚粤当即气急,他知道那天发生的一切定是让肖战全部看见了。手上的力道不受控制地加大起来,疼得肖战咒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彭楚粤望着肖战的双眸,内心是自责和更大的怨气。白澍只有自己能欺负得来,这个肖战,该揍!

    拿起腰侧的短剑,剑口直指肖战眉心:“今天,我就让你知道,惹了本王的人,究竟是什么下场。”

    肖战冷呵一声;“现在年轻人都是怎么了?随便就能自称本王,你,江湖本子看多了吧?”

    未等肖战话语落毕,彭楚粤手中短剑清光一展,反向用剑柄,直指肖战的弱点;腹部。

    肖战只得硬生生挨下这一击,彭楚粤似乎还不解气,趁着肖战愣神的空隙,又是蓝袍纷飞,直击肖战麻穴。

    肖战无法再动弹了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只有你会玩这些。”彭楚粤捏起肖战下巴,“你这把戏,我早就玩过了。”说着又拿起了短剑抵着肖战的下颌:“至于称呼,我,足够压制你,那我就他妈是王。”

    肖战眼神中的反抗与不顺从,彭楚粤悉数接收到。转而冷笑一声,拉着肖战麻掉的手,硬生生点折了肖战的一只手臂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给你上一课,以后,别惹你不该惹的人。不然这手臂,就不是折掉那么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作势掸了掸身上的尘土,彭楚粤轻功快速行至前院温水池。他要为自己之前的错误,负责。

    他更是一直在给自己反复催眠着。白澍,你千万不能有事。

    因为我,不想失去你。

    不,是不能失去你。





终于更新了,不用抄新华字典啦

我永远这么守时(打脸)

真的是,最近敲忙,目前是,保证每周一更。

因为单位新的项目要开始了,所以忙起来可能会停更,但,我一定会写完的!

因为,从下章开始又是一段感情升华期新森活啦!!

猴开心哟~呵呵呵呵呵呵

高铁一顿水果好贵
这周都在高铁飞机度过
我要误稿了

😃
就是这样!
下周四之前不更新
我就⋯⋯
抄新华字典

最近单位有点事儿
So都是周末更新啦
💛💛💛💛
比心

《逆》06 粤澍/古风/OOC/中长篇

前五章传送门:

01  02   03   04   05


06

    初入旻月,彭楚粤就成为了教内人缘甚好的弟子。

    不仅功夫底子不差,还会医术。不同于性格冷漠、形影不定的肖圣手、开朗活泼又颇爱四处串门的他很快就“笼络”了一片人心。

    比如膳房师傅旧疾复发,他二话不说就给医好了,还断了这复发的可能性。自此,彭楚粤每餐还多了师傅为他加的鸡腿啊、大肉啊云云。

    然而彭楚粤不喜这种荤腻的食物,又不能拒绝师傅的好意。每餐强行把这些肉丢到白澍碗里,美名其曰:“你身子弱,多吃。”

    弱你妹!白澍也懒得和彭楚粤计较,低头闷声吃。这人自打上了山,连院门扫地的大妈都“勾搭”,大妈每天看见彭楚粤,这脸上常年风吹日晒积下的皱子都能给笑开了花。每回跟着彭楚粤出院门,大妈的笑容太灿烂,以至于都能吓得自己浑身鸡皮疙瘩四起。

    彭楚粤这花蝴蝶,今天竟然还穿起粉色暗纹的黑袍!白澍对着前方彭楚粤得意洋洋的背影,偷摸做了个“呕吐”的鬼脸。

 

    是的,每天白澍都和彭楚粤进后山一起修炼功夫。上午是自学,下午淇哥会分别教他们不同的本事。

    善于使用软剑的白澍更多是注重轻巧,在速度上先于敌人,用巧劲。

    但是彭楚粤则不一样,他是实打实地御风舞剑,需招招狠厉。短剑出鞘,便要凌空见血。

    彭楚粤一旦握上了剑,就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。眼神凌厉,周身杀意四起,剑是寒光一闪,迅疾若雷,直劈向机关。那一瞬间白澍感觉,这人睥睨天下的姿态,若不成武林盟主,便是称霸天下,也是有几分气势的。

    怕是这来路不明的药铺小哥,也非一般人。白澍低头细想着,却见彭楚粤一张大脸就这样凑到自己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发什么呆呢?淇哥喊你半天啦!”一脸“月”式招牌贱兮兮的笑。

    白澍冷哼一声,沉默着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唉,自己瞎想什么呢。这林月就一二傻子。

 

    半年一次的旻月教内比武大会又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淇哥本意是通过比武大会,增强师兄弟的感情。在大会上也是亮相下自己三月新学到的或者悟到的本领本事儿,亮出来,给师门兄弟们看看,让大家多几分了解,也方便以后一起执行任务时,相互能帮衬着些。

    所以,名曰比武大会,也无需动太大真格,只要展现自己八分实力便可。师哥陈泽希曾在夏之光和白澍比赛时,大呼:“夏之光,就你这实力给你个八分儿!”引发大家笑声不断。从此,这个比武大会又被戏称“八分大会”。

    彭楚粤因为初入教内,可不用参与比武大会。

 

    “八分大会”需要靠抽签决定对手。巧合的是,白澍这次,又要棋逢教内圣手肖战了。

    而不巧的是,白澍和肖战比武的场地,是在后山湖心亭内进行。湖心亭就那点大的地方,意味着场地要延伸到水面上。

    现在深秋山间温度寒冷,即使湖面大部分已结了一层冰。但都是薄冰,稍有不慎便会坠水。

    最不巧的是,白澍不谙水性。

    甚至是,他非常非常讨厌水。即使,他的名字蕴含了及时雨之意。

    这源于他儿时曾被绑匪劫持,被迫在船上漂了三天,绑匪最终不敌丞相家护卫,报复性地把白澍丢到了水内。不会游泳的白澍,在水里快窒息时才被护卫救起,随后大烧了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白澍只可用软剑的原因。儿时落下了体寒的病症,即使后天养护再好,也无法拥有足够强大的内力驾驭这刚性之剑。

    当然,他内力无法全力发挥,这事儿只有淇哥知道。不识水性这件事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

    虽然八分大会提倡和谐友好,但是白澍自小骨子里被灌输的“白家”精神,是不愿意输的。

    何况,肖大夫总感觉一直对自己不是那么友好,之前给了肖战一个“反杀”,估计肖战,内心还记恨着这事儿吧。

    离大会尚余六天的时间,白澍打算拉上傻乎乎的彭楚粤,陪自己先去熟悉地形,摸索下套路,顺带模拟几下实战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要去求彭楚粤办事儿,白澍又头疼了。这人估计又要想着什么法子为难他了。

 

    这天吃完晚饭,彭楚粤决定回院子里看书消食。屁股还没坐热呢,就看见一袭白衣出现在院子门口了。

    嚯,这可是入教以来,这没良心的小子第一次来找自己呢。

    彭楚粤眼睛向门外一瞥,忙把坐姿端正,匆忙拿起书,视线都集中着书上,静候白澍近身前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”彭楚粤假意轻咳两声,故作优雅地翻着页。正准备抬手呷口热茶,白澍竟然已经到了他跟前。

    “你…来找林某所谓何事?”彭楚粤眼神略过了这书,直接懒懒地看着白澍。

    白澍竟然轻声笑了起来,彭楚粤也不知他笑所谓何事。皱着眉头一脸好奇地等着白澍回答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书看得也太认真了…您平时都好,反着看啊?”白澍嘴角上扬,一副等着看彭楚粤出糗的模样。

    彭楚粤望着自己手里的书,忍不住也想对自己翻了个白眼了。却还是故作潇洒地把书往旁边一丢,利落地起身背对着白澍说道:“对,你新师哥我,就是好这么看书,你管得着么?”

    说完又把一只手撑在桌子上,仿佛倚着桌子一般,姿态懒散散地继续说道:“无事不登三宝殿,说吧,为什么来找我了?”

 

    白澍利落跪地,“比武大会在即,希望师哥指点白树一二,助白澍发挥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?可是我听说,你们这比赛,不看种输赢哦?我给你助手,对别人岂不是不公平”彭楚粤回头一脸故作不解地看了眼白澍。

    要骂娘了。这时候这人端什么架子呢?没看着我都跪下了么?

    “平日训练,我早已领略师哥剑法之妙。与比赛无关,白树也是仰慕师哥许久,希望师哥能亲自指点白树,是白树最大的愿望。”说完这话,白澍觉得自己隔夜的早饭能快吐出来了。

    彭楚粤听着听着嘴角已然上扬了起来。没看出来这小子藏得蛮深,这么仰慕自己还不说呢。

    赶紧笑着脸把白澍扶了起来,“哎,不早说,你偷偷欣赏我的剑法很久了吧!”又戳着白澍的脸,“你看你脸都红了,红啥呢!没事,看在你这么欣赏我的份上,一句话的事儿,陪你练!”

    白澍忍着想把彭楚粤那“咸猪手”打掉的冲动,正打算乐呵呵地把这事儿圆了赶紧走人,却又听见彭楚粤说道:“不过,我也不是白干活儿。这不,你看院子也有点脏,这样吧,你每天早上出一个时辰帮我打扫下我这屋和院子吧。”

    看见白澍神色有点要变,彭楚粤赶紧改口;“哦不院子的话,太大,累。这几天我的屋子都交给你清扫了,你……”说完,意有所指地与白澍眼睛对视了起来。

    靠!终于忍不住骂娘了。他白公子从小到大何时伺候过人?要伺候他的人数都数不过来呢,给这二愣子打扫里屋?开玩笑!

    看见白澍不爽的模样,彭楚粤可开心了。还当着白澍面在院子里秀起了自己的剑法,嘴里还不停喊着“嚯哈“的口号。

    白痴!不算今天,也就四、五天时间吧,他忍了。

    “行,谢谢师哥对我的照顾。”白澍“照 顾”两个字喊得声儿特大,准备告辞走了。

    谁知彭楚粤却拦住他,一脸正色地看着白澍;“下次若要有事再麻烦我,别下跪了。我并非你的师长,不值得你行如此大礼。咱俩,就当朋友一样相处,好吗?”

    面对这么严肃的彭楚粤,白澍还不习惯,只得下意识地勉强应声:“好”。

 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白澍就来到了彭楚粤那屋门口。

    在门口敲了半天的门,里屋还没动静。刚以为彭楚粤睡死了,准备回去。却见彭楚粤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就准备朝自己这过来了。

    彭楚粤头发上还滴着水,衣服似乎也没穿好。望着彭楚粤衣服内若隐若现的身材,白澍看着那曲线都能感觉到,这人身材定然很好。明显天生的好武术架子,还偏要学医作甚?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有时候晚上睡得晚,早上会洗个头。”彭楚粤又对白澍微微一笑;“下次我会在你来之前完成这一切的。”随后推开门把白澍带进屋子里。

    不同于自己的屋子,彭楚粤调整过屋内的格局,显得更加宽敞些。

    “你就把外屋前面这块的东西理理擦擦,每天开窗一会都容易落灰。”彭楚粤又指向他的里屋方向,说道:“这里面卧榻和书桌啥的便不用你打扫了,你知道的,我有洁癖。”说完就嘿嘿笑了起来,嘱咐白澍打扫好外屋,就跑到里屋收拾自己了。

    不扫就不扫,还给我省事儿呢!白澍拿起抹布,开始当着临时“管家”的活儿。

    进到内屋的彭楚粤,听着外屋白澍的动静,知道他在专心打扫。这时楚粤想了下,还是把自己书桌上的一些书放在了自己床下的暗格里,锁上。

    他给这暗格配的锁不一般,宫内一流的工匠打造的七纹锁,需三把钥匙开锁三回合,方能解开该锁。

    彭楚粤又从书架上拿起一些书,放在了原本的书桌上。

    小心驶得万年船啊。

    这是他从小到大,第一次主动放人进他自己的屋内。

    他内心很清楚,自己对这白衣公子,起了些“不该有”的兴趣了。




下一章应该会有肖大夫上线的?!

这篇文不会有大三角出现的嘿嘿> <

讲真默默吐槽下,这周发布会看的我尴尬癌都犯了

《逆》05 粤澍/古风向/OOC

前文请戳:

01  02   03  04


05

    白澍深深觉得,有些定论自己是不能下太早的。

    比如,“月,是个好人。”这种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醒来,发觉自己竟然又躺在这长椅上了。而且,手还是依旧被发绳绑着,仿佛昨晚睡到自己的床上,就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有点不同的是,现在身上裹着一层厚厚的被子。且那风寒似乎来得快去得也快,呼吸还是顺畅的。

 

    厢房门被推开,白澍瞪着眼睛看向那来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彭楚粤刚进门就见白澍恶狠狠地看着自己,忙挥舞着手中刚买的早点:“树,你看你看,给你们师徒几人买了康城最有名的早点啦,这家烧饼儿可好吃了!还有这馄饨,都要排老长的队了,你们远道而来赶紧尝尝……啊哈……”

    白澍眼神越发不对劲,彭楚粤也是内疚,最后几个字音都有点飘。匆忙放下早点,却听得白澍冷静的声音传来;“别喊我树,没和你这么亲。快过来给我解绑,你也是能让小弟在这睡一晚,心够大的啊…”

 

    好心当做驴肝肺!彭楚粤内心就这几个字,无视了白澍的冷嘲热讽,上前给白澍松了绑。

    解了绑的白澍这回真是冒火了,承影出鞘,彭楚粤大呼“不妙!”也是飞快地闪了身,眼见白澍一步步逼近似是动起真格了。彭楚粤也赶紧从药箱里拿出了自己的武器,一把街市上随处可见的乘风剑,适合给武道初学者使用的剑。

    乘风剑由高温钢铁铸造,剑身刚硬却易脆。舞剑起势自然比不上白澍手上这名剑承影之无形飘忽之势。

    白澍的剑光如雨点一样闪过,彭楚粤便用乘风硬是扛下了这急促的攻击。几回身的功夫下来,彭楚粤明显知道自己是占下下风,得智取。

    昨夜下楼探路之时便知旁边厢房住的是淇哥,若能将此房的动静给淇哥听见,她定会前来白澍的厢房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思及此,彭楚粤挥舞着乘风与白澍承影两剑相碰,“叮”一声撞击声响后,彭楚粤嘴角隐约露出了一丝欣慰的微笑。

 

    白澍自然没放过彭楚粤这一小小的表情变化。他的乘风剑都被自己的承影伤了剑身,再战几个回合后恐怕只能是断剑一柄了。然而此刻厢门被一股内力震开,白澍下意识地,只得仓促收回承影。

    他知道,能有这等功力“开门”的,也只有自己的师傅能办到了。

 

    “嚯,这大清早的。树,你晨练呢?”淇哥径直走向白澍,一个出其不意地轻点他小腹,白澍皱了皱眉,便低着头默不作声了。

    然而右侧的手却一直紧紧握拳,指甲深深地埋进了肉里。淇哥这一下,痛得让自己几乎站不稳差点倒下,然而更不能出声喊痛,只得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了。

 

    教训完白澍,淇哥看了眼对面的彭楚粤,只见彭楚粤手上拿着把伤痕累累的“玩具”剑,一脸无辜地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有趣,这药铺小厮也是有本事,拿着这种剑也能挡下自己徒弟的攻击,底子不错,是一个可造之才。

    淇哥坐在桌旁,望着这一桌早点,也不说话,就手拿起了烧饼配着馄饨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邀请彭楚粤就坐,和她一起吃早点。让白澍就在一旁看着,罚了他今天不准进食。

    彭楚粤这口流利的嘴皮子,也是哄得淇哥特别开心。淇哥很快吃完,准备先去查看陈泽希伤势,顺带通知夏之光过来吃些早点。

 

    乘着夏之光还没赶来的空档,彭楚粤摸了摸白澍的小腹,“疼么?”

    白澍这块便是碰一下也是疼到不行,一把把他的手打开,不耐烦地看着彭楚粤“我让淇哥给你通气儿下试试看?”

    彭楚粤还是把刚刚自己酝酿的三个字给说了出来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点洁癖,不大喜欢别人睡我的床……”

 

    呵,敢情这么大一大男人,活得和小姑娘一样矫情呢。白澍故意扭头,还是没搭理他。

    彭楚粤热脸贴了冷屁股,想到这人恐怕今天都吃不上饭了,昨晚又因为他感了风寒,更是内疚。从桌上拿了块小烧饼二话不说就塞白澍嘴里,“趁你师弟还没来,快吃。”

    白澍想吐出来,彭楚粤就是拿手堵着他的嘴。“给我咽下去,你昨晚刚感了风寒,我给你昨晚熬了帖药,你今天不吃更容易复发,别和自己的身体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白澍想说,这么干的东西你能一口咽?你丫给我来点水啊!用眼神一直示意彭楚粤看向水的方向,没想到彭楚粤却会错意,以为他要吃更多,抱了更多烧饼坐他旁边了。

    白澍好不容易咽下这口干粮,不耐烦地看向彭楚粤;“我真要喊你一声哥了,哥,您家吃烧饼干吃,不就汤水吃?”

    彭楚粤急匆匆又给这祖宗拿来了水。白澍许是真的饿了,把彭楚粤抱来的几块烧饼也是飞速吞下了。

 

    “下次做事,别再这样闹脾气。有话要好好商量。”彭楚粤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第一次看见这小厮这么正经地同自己说话,白澍还有些不习惯,懒洋洋地“嗯”了一声,不大想搭话。

    “既然给你带来这么多麻烦,我也不便留住在这,先告辞了。”彭楚粤说完,就开始整理起他那药箱了。

 

    哎,这哥哥脑回路真不正常啊?

    白澍赶紧拦住他“你别走,没看淇哥喜欢你喜欢得紧么?师哥和我都等着你疗伤呢,今天是我鲁莽,以后肯定不和您起争执。大哥,您喜欢睡床我便睡椅子就是,反正就这几天,我熬一熬,能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彭楚粤就这样盯着白澍,眉头紧皱,似在思索些什么。白澍以为他又要开出什么“不平等条约”欺压自己,没想到,彭楚粤发誓他会留下。并且保证今晚二人可以一起睡一张床,被子别共用一个就行,不会偷偷把自己挪到椅子上云云。

   “江湖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。”彭楚粤看向白澍的双眸,正色道。

    算了,今天是他小心眼了。毕竟,昨晚彭楚粤也是帮了他不少。白澍想着想着,心里也释怀了不少。

 

    这天早上,陈泽希毒发两天后,终于清醒了。

    肖战尚未赶到,彭楚粤便医好了陈泽希。淇哥喜欢这孩子得紧,向彭楚粤抛出橄榄枝,许他成为自己的弟子。甚至打算将另一套独门剑法传授给彭楚粤,也将后山为他开放,容许彭楚粤任意出入钻研药材。

    彭楚粤跪拜淇哥为师后,匆匆进城向药铺掌柜和其他小厮们告别,结了干活的银子。出乎意料的是,药铺掌柜华少还挺乐呵看见他加入淇哥的门派,还一直说着,小伙子,我看好你哦!

    就这样,准备跟随淇哥上山开始修炼了。

    同样,按照旻月教内年岁辈分排的话,他就这样成为,白澍的师哥了。

 

    上山之前,在客栈这几天晚上,白澍彭楚粤二人也是相安无事地“同塌”而眠。

    过了今晚,彭楚粤便要上山,开始他新的人生体验了。

    然而出乎彭楚粤意料的是,和白澍在一起,自己的洁癖感的表现没有那么严重。相反的,他满脑子回想着的,就是身旁这位那天晚上撒着头发、气息不稳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若是掀开那身白袍,定是一番无比美好的画面吧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身体竟有些莫名的燥热。彭楚粤赶紧警告着自己不要再往下细想了。

    怕是,后面在山上的日子不好过了哟。    

    月光透着那窗,撒进了这小小的厢房。

    彭楚粤还是睡不着,忽又想起这两天从宫内传来的消息。这皇宫,怕是过不了几年,就要大变天了。自己在江湖上组建势力的任务,更是要加快执行了。

    带着满满的心事,彭楚粤一夜无眠。

 

啊,还是没能一起上山?!

      下集就上山一起练功了,互相串门?  

      互相比武?看谁能赢过谁?  

      还是一致对外撕逼?  

      本章还是铺垫为主,只想说粤其实也非常不简单。  

      毕竟,主角都是开了金手指的怪物。